Off

91days在线播放

皇宫内的大战随着二皇子以及赵无极的身死,渐渐落下帷幕,剩下的只是收收场而已。

残阳帝不出意外应该不会有大碍,他的伤势还不至于到死的地步,只是今后想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几乎不太可能,该颐养天年退位了。

至于接下来谁做皇帝几乎板上钉钉,没有任何悬念。

……

东方白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思烦躁,可谓复杂。

突兀,一股危险的直觉涌上心头,十分强烈。

“不知是何人跟踪本少,出来吧!”东方白停下脚步淡然道,眼神不停的扫描四周。

两人没有躲躲藏藏,直接现身。身穿统一黑色服装,外貌看起来不到三十岁,均挽着高高的发髻,想来是哪个门派中人。

“你们是谁?本少好像不认识,为何一路跟踪?”东方白开口道。

“你是东方白吧?”左边一人问道。

“是!”

“前段时间可是你灭了黑暗罗刹?”

拿着气球的女孩图片

“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!好大的口气,你知不知道黑暗罗刹隶属山河门!”那人见东方白漫不经心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

我俩是来复仇的,你这态度明显是瞧不起人啊,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。

“知道啊!”东方白又不轻不淡的回了一句。

“哇呀呀,气死我了!”那人忍受不了了,哇呀呀了一阵直接出手了。

“咱俩一起,别到时候吃了这小子的大亏。”

“上!”

两人迅速出手,一动之下便是雷霆之势。

东方白露出戏虐的笑容,从两人的出手来看,不过天玄境而已。

不知山河门是白痴还是脑残,黑暗罗刹本身就有好几位天玄高手,既然被灭了,好歹也派出一位神玄至强者吧。

故意来送死?还是山河门嫌弃门徒太多了?

“啪!啪!”两道响亮的耳光声响起。

两人措不及防之下各自被删了一个重重的耳光,干脆利落。

接着两人便飞向一旁,当即对着一堵墙怼了过去。

‘哐啷’一声,好好的围墙硬生生怼出两个窟窿,无巧不巧将脑袋卡在了里面。

“握草!出不来了!”两人撅着屁股,奋力的往外拔头。

“拔个屁,用玄气直接打倒围墙。”

“对啊!说得有理!”

“哗啦!”围墙倒了不假,两人却被埋在了里面。

只因东方白上去在后面给了他们一脚,身体前飞,借着墙的倒塌正好被埋在其中。

悲催啊!

“噗!哈哈哈!”东方白原本郁闷的心情,顿时好了起来。

这俩货实在太搞笑了,真尼玛怀疑山河门是不是专业培养搞笑人员的。

“噗啊,草!弄了我一嘴土!”

“你看看我,头型都弄乱了。”

“你以前的头型呢?你得直愣起来啊,干他!”一人爬了起来,神情中带着满满的不服。

“直愣个屁!消停点!”另一人当即将同伴拦住,“一天天虎逼到槽的,刚才的一招没发现东方白的实力远胜于我俩么?”

“远胜又咋地!咱们山河门怕过谁!”

不得不承认!这货确实虎!一股愣劲上来,谁也不怕啊。

“你别说话,闭嘴。”另一人呵斥道“你想死别拉上我好不好?等会我走了,你爱咋地咋地行不行。”

“你的意思要抛弃我?不管我了?”

“……”

这话听得怎么有点不对味啊,有点深闺怨妇赶脚,有木有?

“那个白大少啊,你看我俩是跟你闹着玩的,别当真。咳咳咳!有时间去山河门做客,我们兄弟招待你。”

“哼!钱百川,老子看不起你!”那人还是死性不改,完分不清局势。

跟这么一个傻愣子出门,担的风险实在有点大。

“少说话行不行!”这句话好似在嗓子眼挤出来一般,恨不得掐死他。

“少说什么,我就不!别忘了我们山河门的口号!这么低三下四岂不弱了我们的威风!”

“你们门派的口号是啥?”对于这一点,东方白倒是很好奇。

“山是山,河是河,动我山河就是磕!”那人傲娇道出,最后加了句,“死磕到底的磕!”

“噗!哈哈哈……”东方白捧腹大笑,笑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。

这货真搞笑,尤其一脸认真的样子。

有这么一活宝,估计山河门一定很热闹吧!这口号,真乃不一般呐。

霸气侧漏,响当当啊!

“本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,就是谁敢动你们山河门,就是死干到底呗。”东方白忍俊不止。

“笑什么笑!我还告诉你,我们山河门在正阳大陆乃属一流门派,更是三大顶尖组织其中的一员。”

这傻货又开始吐露家底了……

“别他妈瞎说话!”另一人瞪了他一眼。

“继续说,我听喜欢他的。”东方白抱着膀子煞有兴趣。

“你让我说,我就说啊,你是我爹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三大组织都是哪些组织?”东方白好奇问道。

“凭什么告诉你!”

“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放屁!凡是有些实力的门派,哪个不知哪个不晓?三大组织乃是青云,烈日,妖月!而我们山河门属于青云一支!”

抖露的真明白!一清二楚!

“这么说来,三大组织乃正阳大陆最厉害的存在喽?”

“那当然!几乎整个正阳大陆的高手以及一流门派十之七八都在三大组织之内,仅仅我们青云一支就有十位至尊。”那人鼻孔朝天,得意洋洋,“至尊懂不懂?见过没?大陆最顶级的存在!我再给你透露一下……”

“别说了好不好。”同伴之人,上前捂住他那犹如棉裤腰般的嘴。

为啥是棉裤腰?实在太松了,人家问啥说啥,还自以为是。

“凭啥不让我说,老子说的是事实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凭啥不让人家说。”东方白帮腔道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一伙的呢。

“我给你继续说啊,我们三大组织的三位大头领部位列八大至尊,这是最厉害,也是最值得骄傲的地方。”

“八大至尊听过没?大街上说书先生总是讲的那些。”

还带注解的,可谓明明白白,清清又楚楚。

“不知好歹的玩意,还说。”另一人实在受不了了,上去就是一脚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