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f

幸福宝蜜柚视频

严婆婆噎住,竟不知该怎么说了。

甚至,她也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复杂了。

他们都还很小,很多事都还不懂,或许,等他们懂了,自然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她现在操心太多也没什么用。

更何况,她也不知道她和沈慕檐之间的恋情到底能维持到什么时候,如果像别的青少年那样,说分手就分手,跟过家家似的,那倒是不用较真。

罢了。

她叹气。

他们自己的事,还是留给她自己处理好了。

她想通了,还没说话,就看到薄凉已经抱着被子,睡了过去。

从楼上下来,忙了一些事情,就听到外面了门铃声响起。

出去一看,沈慕檐就站在外面。

严婆婆脸上堆满了笑容,“慕檐来啦?”

清纯少女别样美

“嗯。”

沈慕檐身上穿着白色高领毛衣,外面套着一件卡其色大衣,下身是收脚运动裤和球鞋,休闲的搭配,背对着阳光站着,翩翩少年优雅如玉的模样,让婆婆甚至觉得,他比这阳光更加耀眼出色。

她心里忍不住再度惊叹了一番,才说:“外面风还是很大的,快进来坐。”

“嗯,”沈慕檐跟在严婆婆身后,进了屋,屋子里安静如斯,“凉凉和渐策呢?”

“睡了没多久呢,这不,顾着玩游戏呢。”严婆婆小声的埋怨道,“他们估计没这么快醒来,你中午有没有睡觉?要不要也到楼上去休息一会?”

“我休息过了,我就在这里等他们醒来吧,不用急的。”

“哎,那好吧。”

严婆婆给他倒了一杯水,就在沈慕檐对面坐下,沈慕檐抬头,温文一笑,“婆婆是有话想跟我说吗?”

严婆婆讪笑着点头。

实则,他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。

他只是一个人十四岁的少年而已,就把她的心思看出来了,这可不简单。

“婆婆请说。”

“其……其实也没什么,”严婆婆低头,沉吟片刻后说:“你跟凉凉的事婆婆也知道了,婆婆自然是赞成的。”

沈慕檐笑了下,“谢谢婆婆。婆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。”

“哎,你也是了解凉凉的,她这个孩子很多时候是比较大条的,神经并不纤细,她还小,现也是第一次恋爱,如果她做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慕檐你别跟她闹脾气,直接跟她说清楚就好了。”

严婆婆想了下,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用比较委婉的话说出来比较好。

如果直说,沈慕檐理解了,薄凉理解不了,闹开了,或许反而不是好事。

沈慕檐明白严婆婆的意思,却没有把问题想到他们同样在意的一件事上来,他只是纯粹的以为严婆婆担心薄凉不会做人女朋友,爱闯祸,他会生她的气。

两人也没什么好聊的,聊完后,就沉默了下来。

沈慕檐心里还是记挂着薄凉的,忍不住站起来,“我到上楼去看看凉凉,婆婆放心,我不会吵醒她的。”

“哎,去吧。”

楼上薄凉还在睡,熟轻声推门而入,就看到房间小厅的桌上摆放着一堆书,他一看,就知道是高一的课本了。

只是,这些课本,有两套,胡乱的摆放在桌面上,不分你我……

沈慕檐看到这里,薄唇微抿,把课本分开叠起来,他看着才顺眼了一些。

步入房内,房间里薄凉小嘴微启,粉色的舌尖隐约可见,睡颜安恬。

沈慕檐看了眼,笑了下,也不想吵醒她,在她书架里随意拿了一本书出来看了起来。

没一会,薄凉就醒来了。

在床的这边,看到自己房间的小厅里坐着一个人,她坐起来,边揉着有些模糊的眼睛,叫了一声:“渐策?你醒了?”

看身影,她觉得跟裴渐策挺像的。

沈慕檐知道她醒来了,正要开口,却没想到她却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顿时愣在了原地,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尔后,才不咸不淡的说了句:“渐策会在你睡着的时候到你房间来?”

一听声音,薄凉放开了揉眼睛的手,惊喜的从床上跑了下来,“你来了?什么时候到的?”

她的喜悦这么明显的摆在脸上,沈慕檐心里的沉闷消了一些,“没多久。”

然而,他抬头,才现她身上穿着一套睡衣,看样子没有穿内衣,圆领睡衣领口有些宽,露出了胸口锁骨下面的雪白皮肤。

隐隐的,他似乎还看到了她胸前微微鼓起的臌胀,抵在并不算厚的衣料上。

沈慕檐俊脸一红,慌忙别过了脸。

“现在几点了?”薄凉没注意到,又问。

沈慕檐没回答,薄凉推了推他,“你今天怎么了?怎么总是不回答我的话?”

见他背对着她,模样有些怪异,她皱眉,“你干什么?怎么不敢看我似的?”

沈慕檐垂着头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,“凉凉,你……你没穿……内衣。”

说完,他的俊脸已经红透了。

薄凉脑子轰隆一炸,低头,现自己是真的没穿内衣,她差点叫出来。

但比起叫出来,她更反映更快的往床上跑,“你……你怎么不早说?!”

自从她来了月经之后,她就真正的开始育了,胸前已经有了两个小包子了,有时候她自己看了都会害羞,她觉得沈慕檐肯定是看到了,所以才会说这么一句的!

越想,她越难以自控,整个人又炸了一次。

沈慕檐:“……”

她想把睡衣换掉,看到他还在,咬唇道:“你出去,我……我要换衣服!”

“好。”

她刚说完,沈慕檐就红着脸起身了。

“等等!”他还没离开房间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叫了一声,“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快两点了。”他看了下时间。

“我擦,这么晚了?”薄凉急了,“我们两点半的票,得快一点了,不然来不及了,也不知裴渐策醒了没有。”

说完,又慌忙说:“你快去隔壁客房把裴渐策叫醒,我去洗个脸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赶紧离开了她的房间,还很体贴的把门给阖上了,防止有人会忽然闯进去。

“慕……慕檐?”

怎知,他刚走出,就撞上了刚从隔壁客房出来的裴渐策。

沈慕檐顿住脚步,抬头,淡笑了下,算是应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