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f

成版人性视频app丝瓜视频

   七月中旬,

   申大数学系大楼的某实验室。

   胡教授和两位同事正在试图解决关于偏阶猜想的最新问题,其实三人都明白...如果不解决流形方程组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进展的。

   “老胡?”

   “你找的那个人...究竟是谁啊?”在场的一位姓周的教授,看着老胡认真地说道:“这都已经多少天了...怎么连一点音讯都没有,他到底能不能行?”

   这时,

   另一位姓吴的教授说道:“对呀老胡,你这神神秘秘的搞得我和老周都很好奇,他究竟是谁?你这么推崇他?”

   “...”

   “他...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”老胡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道:“他这个人...非常的特别,特别到你们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肯定会大吃一惊的,但是我又不能说...”

   “...”

   “...”

   老吴和老周听到这番话,气得胡子差点没有着了,好家伙...讲了那么多的内容,结果一听是废话。

  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

   “你先透露几个讯息,让我和老吴猜一下。”老周恼怒地说道:“这总可以了吧?是不是我们申大的?是不是数学系的?男的女的?高的矮的,胖的瘦的?这些讯息有问题吗?”

   “他...”

   “他是我们申大的工作人员,但不是我们数学系的,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不高不矮不胖不瘦。”老胡认真地说道:“你们肯定猜不到他是谁...对了,忘记跟你们讲了,咱们那份资料,就是他给翻译出来的。”

   什么?

   不是数学系的?

   这...这怎么可能?不是数学领域的人,结果研究纯数学领域的偏阶猜想,还...还顺便把法文资料给翻译了出来。

   一时间,

   老吴和老周的双眼散发着难以置信的光芒,同时脸上是那么的不知所措。

   一个不是数学领域的人,研究纯粹的数学猜想,这好比一个不会做菜的厨子,做出了满汉席...这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吗?听起来就匪夷所思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。

   “不是...”周老皱着眉头,严肃地说道:“老胡...你可别开这种玩笑,你说他不是我们数学系的人,却在帮我们解决偏阶猜想中的流形方程组,还...还顺便帮我们翻译了法文资料?”

   “...”

   “我知道你们无法接受,我一开始也是和你们一样,觉得...这不可思议,但现实就是如此,他不是我们数学系的人,但他就在帮我们解决流形方程组,同时还帮我们翻译了资料。”老胡耸了耸肩,苦涩地说道。

   这时,

   老胡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更加可怕的是...他今年只有二十六岁左右,可想而知...这个潜力有多大了!”

   刹那间,

   老周和老吴沉默了,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,那位神秘的年轻人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数学天才。

   “老胡?”老周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你有没有动什么心思?”

   “当然!”

   “我是费尽心机...什么手段都用了,可惜搞不定。”老胡苦笑地说道:“让他来数学系...这难度不亚于人类去火星,机会实在太渺茫了。”

   “怎么?”

   “他不愿意?”老吴急忙问道。

   老胡犹豫了一下,认真地说道:“主要的问题不在他身上,而是...在于另外一个人,是那个人不同意...所以导致了这位一位天才永远不会来到我们数学系。”

   那个人?

   怎么老胡总是讲一些云里雾里的话。

   “老胡?”

   “你能不能靠谱一点?”老周黑着脸说道:“总是把话讲得一知半解的,搞的我和老吴完不知道你在讲什么,什么那个人不同意,所以永远不会来数学系,你...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?”

   “唉…”

   “老周、老吴,我是…有苦说不出啊。”老胡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反正总有一天,你们会知道的。”

   ...

   柳云儿从睡梦中渐渐苏醒,随后便睁开了自己朦胧的双眼,当清醒后第一时间就立马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结果发现身边空无一人。

   顿时,

   柳云儿露出一丝恼怒的表情,这已经是第六天了,这混蛋还知道卧室的床在哪里吗?

   “真的气死我了,早知道是这种情况,我就不应该答应他。”柳云儿撅起小嘴,气呼呼地说道。

   自从听完柳娜的演奏会以后,林帆就似乎陷入了魔怔的状态,用他的说法叫着已经摸到流形方程组的钥匙了,所以必须要把它给一鼓作气拿下,免得夜长梦多...忘记思路。

   一开始柳云儿还挺支持这个想法,毕竟灵感这玩意不是说来就来的,趁着有灵感之际一举拿下,而且可以为自己的设备说明书腾出不少的时间,让大笨蛋专心去翻译。

   起初的前两天还是蛮正常的,虽然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才进屋,但柳云儿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...结果到了第三天…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   原因就是这家伙从第三天开始...直接不上床了,困了就在书桌上趴一会儿,睡醒继续开始计算。

   虽然已经强制让他十二点前必须进卧室,但问题是...这混蛋只在床上躺一个小时,而这个时间还是第四天的时候,柳云儿故意装睡精准计算过的,以为自己睡着了,就偷偷溜进了书房。

   总是,

   柳云儿不知道自己这六天是怎么过来的,反正很寂寞很孤单很无奈。

   撑起身子坐在床头发了会呆,柳云儿越想越觉得来气,急忙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空调被子,然后穿上了衣裤,第一时间就跑向了书房。

   推门而入,

   刹那间便看到自己的大笨蛋正趴在书桌上,而整个书房简直是一团糟,他的书桌上是写满计算过程的复印纸,包括地上也都是成堆成堆的废纸团。

   这一幕,

   让原本怒火中烧的大妖精,瞬间就把气给消了。

   唉...

   磨人的大坏蛋!

   柳云儿看着此时正在休息的林帆,内心又愤怒又心疼,灵感确实来之不易,可也不能因此去透支自己的身体吧?

   悄悄地走到了林帆身边,正准备把他叫醒,让他去卧室休息的时候,突然发现在大猪蹄子的手臂下,压着一份刚刚修订好的文件,柳云儿皱了皱眉头,把这份文件给拽了出来,随即便打开看了一眼。

   顿时,

   柳云儿露出了震惊的表情,这份文件里面牵涉到了微分几何、拓扑学、微分方程、变分法和复变函数论等等,如何拆开分析...大妖精倒是可以看懂一些,但是加在一起的话,她已经彻底懵圈了。

   “不会吧?”

   “他...他真的把流形方程组给完成了?”柳云儿那震惊的表情迟迟无法平息下来,或许从这一天起...整个数学界都要为之惊颤,一个困扰了几十年的猜想,要被彻底给解决了。

   而解决了这个猜测的核心问题,并不是别人...而是自己的男人!

   不过...

   当柳云儿的视线挪到林帆身上的时候,这个此时正趴在书桌上睡觉的混蛋,片刻间从内心涌现阵阵的怒火。

   就在这时,

   林帆突然就醒了...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一个懒腰。

   “哎呦...”

   “卧槽...好累啊!”林帆闭着眼睛,舒舒服服伸了一个懒腰,紧接着便睁开了双眼,结果就看到了站在边上的大妖精,吓得他差点没有坐到地上去,并不是因为云儿的突如其来,而是此刻她那恐怖的表情。

   “吓死我了...你怎么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?”林帆好奇地问道。

   “...”

   “你解决了?”柳云儿没有回答林帆的问题,反而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。

   “你是谁流形方程组吗?”林帆一脸得意地说道:“没错!经过我六天坚持不懈的努力下...我把偏阶猜想的核心问题——流形方程组,给彻底解决了,这个一个完美的过程,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答案!”

   话音一落,

   林帆笑嘻嘻地说道:“宝贝!我厉害不?世界所有的数学家都为此感到无奈的问题,结果被我给解决了,我是不是特别棒?”

   听到林帆的话,

   柳云儿一时间无法言语,看起来现在的大笨蛋满脸笑容,可从他的眉宇间可以看到那无法遮掩的疲倦。

   这一刻,

   柳云儿彻底愤怒了,和林帆交往了这么久,她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生气。

   “你在问我现在的感受吗?”柳云儿看着林帆,认真地说道:“我没有一点点以你为傲的感觉!”

   林帆愣了一下,他有一点听不懂此刻大妖精的话,自己可是解决了世界数学家都困扰的问题,结果...大妖精却没有一点点感觉,她...她究竟怎么了?

   “笨蛋!”

   “我现在只有心疼。”柳云儿看着林帆,满脸恼怒地说道:“你个自私鬼!你每日每夜在那里算...有没有想过我感受?你知道我早上看到你趴在桌子上,有多少心痛吗?”

   “自私鬼!”

   ‘自私鬼!’柳云儿气得直接拧住了他的脸颊,一边使劲对他进行蹂躏,一边怒道:“我宁愿你永远都解决不了流形方程组,也不希望看到你透支自己的身体!”

   这时,

   林帆虽然被大妖精给蹂躏着,但内心深处却被感动的一塌糊涂。

   世界都在关心自己立了多大的功,而只有云儿在关心自己累不累。

   ......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