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f

向日葵免费无限观看破解版

顾小迟冷笑:“除了银行转帐记录,还有谢兰仪手机上的聊天记录,你要不要看看?看看你是怎样的威胁她?又是发了什么样的视频给她?”

胖女人哭喊着:“我手机掉了,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顾小迟真是没有见过,这种母亲,气的咬牙切齿:“看看法官信不信你说的?”

胖女人才不会在乎这个,她在乎的是另外一个,她急问律师:“我是童童姥姥,童童归我们谢家养,对不对?”

律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:“你没听懂遗书吗?谢女士说,她的女儿以后,寄托给乔婉夏和叶新来养。”

胖女人嘴唇发抖:“那四十八亿先由我这个姥姥来保管是吗?”

律师冷蔑一笑:“你想多了,四十八亿,谢女士在生前,行驶了权利,给我们律师事务所两亿,乔婉夏女士十亿,给希望工程捐了两亿,剩下的三十四亿,会在童童成年后,得到一亿。自三十岁以后,每十年得五亿,直到她八十岁。”

“若是她在八十岁之前死亡,她所得的这些财产,将会自动捐给慈善机购,不管是她的丈夫还是孩子,都无法得到一分。”

听着这种遗嘱,胖女人崩溃了,痛喊:“我是她妈妈,她不相信我,居然相信一个外人。我不相信,她一定是被逼写下这份遗嘱的。不,这份遗嘱是假的,假的。”

不管胖女人如何发疯,如何巧舌如簧,都不会有人相信她。

其他人听的也是一愣一愣的,完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,居然来了一个大反转。

谢家人个个低头不语,顾小迟看着更是来气,这就表示,其实他们是知晓胖女人的所有行为。

秀美少女的寂寞时分也如此纯真

他们不但不帮着谢兰仪,反而还帮着胖女人一起来谋夺童童的四十八亿。

真是一群泯灭人性的畜牲,还说是什么外家,我看是一群豺狼虎豹才是真。

听完律师念谢兰仪遗书的乔婉夏,更是一脸懵逼。

她没有想到,只不过是见了几次面,打了几声招呼,就被别人当成了好人。

然后接受了一个孩子,这发展实在是太快了,根本让她反应不过来。

更让她懵逼不解的是,她居然平白无故的多了十亿。

十亿呀,这可不是十块!

乔婉夏整个人都呆愣着,好似一座雕像。

叶新听完律师念的遗嘱,嘴角勾了勾,这些完和他查到的一样。

这个谢兰仪也真是一个胆大的人,她就不怕自己拿了十亿,然后不带童童?

虽然她根本就不知晓,叶新一点也不在乎这十亿。

同时,叶新又不得不佩服谢兰仪的聪明,调查到了自己在平安市的底细,就这样子把女儿推给自己,也是一个大胆心细,并且被逼到了绝路的女子。

不然,又有哪个母亲,愿意离开自己的女儿。

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,究竟是到了何种绝望,才会这样纵身一跳?

带着对女儿的不舍,和对这个世界的绝望,远离了这个美好的世界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,叶新也不会说太多。

那些围在门外看热闹幸灾乐祸的大妈们,在听到律师念的遗嘱时,先是个个一脸懵逼。

她们先前还一脸幸灾乐祸,准备看乔婉夏和叶新的丑态,更想看到他们被抓起来的样子。

哪想到话锋一转,乔婉夏和叶新非但没有罪,反而还得了十个亿。

突如其来的转变,让兴灾乐祸的大妈们目瞪口呆,惊愕万分。

随后目瞪口呆的她们,眼中流露出的,不是羡慕而是嫉妒。

“凭什么她能得到十亿?”

“这份遗嘱是不是假的?”

“童童的姥姥都没有得到一分钱,为什么小夏反而得了十亿。而且,童童的钱为什么要分给她?”

“我也觉得这里面有问题?”

“她才搬来几天,就对童童好,那我们还住在这里几年了,对童童不是更好?怎么没见她把钱分给我们?”

“有问题一定有问题。”

大妈们开始是在那里,小声的议论着,结果越说越大,越说越有火气,个个义愤填膺,面容愁苦。

谢家人听着他们的议论,胆子也大了起来,也在那里叫嚣着,说谢兰仪的遗嘱有问题,女儿交给谁,也不可能交给一个才没认识几天的外人。

叶欣冷眼看着这些,得眼红病的众人,冷若冰霜。

抱着童童的乔婉夏,听着各位大妈们的言论,面红耳赤,好像她做了什么坏事一样。

顾小迟听着众人的言论,重重冷哼一声:“谢兰仪为什么不选你们,你们心中没点数吗?就你们这种眼里只有钱,不对孩子好的人,你觉得谢兰仪会选你们?”

“看看你们这副表里不如一,嫉妒别人的狞狰样,是个有眼睛的人,都可以看得出来你们的贪心,和那颗肮脏的心。”

“看看你们嫉妒的那张脸,真是让我看的都呕吐不止。还想接手童童!谁给你们的自信,一个个不知所谓。”

“是不是觉得人家善良,就活该要受你们欺负?”

“我告诉你们,这份遗嘱是经过法律确认的,是真实有效的,你们就算是再嫉妒,那也是得眼红病,让人看着恶心。”

“都多大个人了,居然还在这里争吵这些事,你们这副嘴脸就不怕被你们家人看到后会觉得恶心肮脏吗?”

“部都给我出去,看着都恶心!”

大妈们倒是想要回嘴,可是看着顾小迟身上的巡捕服,就没人敢跟她呛嘴。

其他队员们在听到顾小迟话后,都驱赶大妈们。

大妈们真是面红耳赤,恼羞成怒,却又不得不走开。

谢家人倒是也想走,这个时候的他们,在这个时候真的是除了尴尬还是尴尬。

顾小迟冷眼看着他们,冷笑:“你们涉嫌逼死孤男寡女将要负法律责任,都给我带走。”

谢家人嘴里叫喊着冤枉,却还是被巡捕们带走了。

律师们让乔婉夏有空去办下手续,给她打十亿的钱。

流殇和那两个女保镖,见众人走了,也走人。

一时,房间里面就清静了下来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